奢侈家具之王Baker家具

导读:
“Stately Homes古堡系列”的每一件家具都如同含蓄低调的优雅绅士,把古代贵族的尊贵风范留存在现代的居室中。华丽、永恒、持久珍贵的审美趣味,也是这一系列家具的精髓所在。

一件好的家具,不只是一件平常的生活器物,它同时也是历史文化的浓缩。它是揭开一段历史,品鉴一种生活,洞悉一种文化的钥匙。

在过去的一个多世纪中,被誉为“奢侈家具之王”的美国顶级家具品牌Baker一直都被视为优质设计及卓越品质的信心保证。传统与现代的交织融合让Baker散发出无穷魅力,凝固住黄金时代的华美风华,也带来惊喜不断的奇巧新意。百年历史奠定了Baker在美国白宫的地位,此外奥斯卡颁奖典礼的VIP休息室,Ritz-Carlton酒店套房等也指定采用Baker。Baker不会去追逐一时的潮流,而是作为艺术经典的缔造者,极致品位的引领人。

Baker Furniture 官网

从雕工繁复、镶嵌精致的古典风格,到线条优雅简单的现代风格,Baker传承了历代传统手工艺对细节的注重,兼具古典美学的外形和实用的功能,在Baker的各个系列之中,犹以“Stately Homes古堡系列”最为耀目。作为Baker最为顶级的产品,该系列由英国男爵Humphry Wakefield担任设计顾问,精准再现了欧洲历史上最著名古堡中收藏的家具珍品,将昔日象征高贵荣耀的经典杰作在今日得以延续,以极致的工艺再现了家具黄金时代最伟大的原创设计,为当代品鉴者带来无与伦比的审美享受和收藏乐趣。

传世经典

Baker的诞生与发展充满了一往无前的大胆坚毅,堪称品位与生活的梦想传奇。品牌创始人Siebe Baker在少年时期便带着满腔热切和对未来的憧憬,离开故土荷兰远赴美国。仅仅依凭着祖传的木工技艺以及对木料的敏锐触感,Siebe Baker在全然陌生的国度白手起家。1890年他初创家具制作公司,从门窗定制开始点滴积累,挺过了最艰难的三年光景。1893年,Siebe Baker尝试自行设计家具,凝聚心血的第一件金橡木组合书柜居然一炮而红,这无疑距离他心目中的远大目标更近了一步,Baker传奇在此时初绽光芒。

对品质与工艺的不懈追求,奠定了Baker成功的基石。Hollis Baker在接手父亲的毕生心血后,以独到眼光推进整体家具品位,坚持传统手工打磨,并首度与著名设计师合作,创造出风靡一时的传世佳作。其中既有Art Deco的时尚复古,也不乏充满异国情调的东方元素,高雅古典与现代风潮的融汇在品牌发展之初就已经可见端倪。作为古董家具复制的开创者,Baker将古老世界的贵族风采重现于世,那些华美富丽的顶级之作此前仅在古堡宫殿中依稀可寻,Baker以独一无二的高尚品位成为当代经典的缔造者。

1941年,Baker研究博物馆在美国Grand Rapids开幕,将众多经典作品汇聚一堂。“鉴赏力”和“手工艺”的极致表达,迸发出耀眼的艺术风华。Baker不再单纯使用便利的产品器具,上等硬木在高超技法的雕琢下形成极难获得的造型姿态,每一根线条都仿佛流淌着动人心弦的华丽音符,有着贴合当下情境的迷人光彩,也属于无限的过往与未来。

Baker最引以为傲典藏级古堡系列(Stately Homes),与英国古董家具权威Humphry Wakefield男爵合作,成为首家也是唯一一家进入到英格兰、爱尔兰、苏格兰乃至俄罗斯的皇室宫殿挑选家具原件进行复制的企业。这个系列精心复制了那些曾由世界顶级工匠设计和打造的家具,那些家具原件至今仍被那些贵族家庭使用。

Baker家具的百年历程:

1920年,Baker进入当时还未被涉足的真品复制市场,成为20年代的品位流行创造者。

1930年,推出全美第一个真品复制的项目“Manor House”,造就了本系列的高质感及复古风。

1940年,神秘、古朴的东方风格成为Baker这一时期的重要设计风格。

1950年,Baker于美国家具界中首次引进意大利新古典风格、东方家具风格及斯堪的纳维亚家具风格。

1960-1970年代,Baker家具成功的创造了法国乡村风格诺曼底系列,及非常特殊的真品复制系列Woburn Abbey都在这段时间形成。

1980-1990年,最顶级的真品复制系列Stately Homes开始引进,整个80年代,极具贵族气息的奢华风格成为Baker在这一时期备受瞩目的设计风格。90年代末,Baker吸纳了一批新的设计师,其中就包括了风靡一时的Barbara Barry—世界前100名设计大师,她简洁具有现代感的设计顿时成为Baker当时最热卖的产品系列。

2000年后,Baker已经拥有完整的风格体系,成熟地驾驭不同风格的家具系列,倍受上流人士推崇。

授权订做家具 彰显真品价值

欧洲的古堡庄园,在华丽壮观的墙垣之间流露出庄重、神秘、优雅的贵族气息,古堡中奢华的家居藏品,也在经历世代变迁与艺术沉淀后成为传奇与荣耀的象征。古堡中的每件家具,大都根据古堡主人的需要量身订做,因此都彰显出独一无二的价值。例如,位于英格兰格洛斯特郡的Stanway古堡内的乌木花桌,就是拿破仑御用设计师乔治•布洛克(George Bullock)一生的骄傲之作,这张乌木花桌的原件已禁止运出英国边境,若要重温这一巧夺天工的经典设计,惟一的途径就是购买一件Baker为您再现的“Stately Homes古堡系列”。

无价的古董家具往往深藏贵族的古堡内,为私人所拥有,并不能为更多的人赏鉴和使用,因此早在1981年,Baker就产生了对真品进行再生产的构想。但即便是再生产,也并非人人皆能获得授权。古堡的贵族所有者极其注重还原的可靠性,严苛的工艺以及高贵血统的传承。对每一件真品的重现,都需要得到特别的授权,也因此彰显出其稀有性。

延伸阅读:白宫家具设计师Thomas Pheasant 首度造访中国

专业眼光精心挑选

美需要发现它的眼睛。自从1981年“Stately Homes古堡系列”开发以来,Humphry Wakefield男爵就成为该系列的设计顾问。Humphry Wakefield男爵出身贵族,不仅家世显赫,同时还是具有八百年历史的Chillingham古堡的主人。作为英格兰古董与古建筑最重要的权威人士,Humphry Wakefield男爵以其训练有素的专家眼光,亲自精心挑选每一件古董家具,这些家具构成了“Stately Homes古堡系列”的基础。

Humphry Wakefield男爵

在英格兰、苏格兰、爱尔兰及俄罗斯等地,Humphry Wakefield男爵寻访了具有历史意义的名门豪宅,在他的帮助下,Baker成为首家也是唯一一家获得许可进入到欧洲古堡挑选家具原件的企业。得益于男爵极佳的鉴赏力,那些出自名匠之手的最顶尖古典设计得以在今日重现,并在技巧与神韵上对真品进行了完美诠释。

“Stately Homes古堡系列”的每一件家具都如同含蓄低调的优雅绅士,把古代贵族的尊贵风范留存在现代的居室中。华丽、永恒、持久珍贵的审美趣味,也是这一系列家具的精髓所在。

Humphry Wakefield男爵在印度长大,他的父亲曾是几个印度士邦的首相。Humphry男爵的父亲Edward Wakefield男爵当时返回了英国,出任温斯顿•丘吉尔政府的部长,并兼任女王陛下的皇室审计官和司库。

Humphry男爵曾就读于查尔斯王子的母校——高登斯顿学校,曾是该校橄榄球队的队长,而且成立了目前也颇为著名的山地救援队。Humphry男爵毕业于剑桥大学三一学院,获文学硕士学位,这一点又与查尔斯王子一样。在此之前,他在第十皇家轻骑兵队(威尔士亲王的嫡系部队)中服役,并担任队长。在中东、德国和马耳他服役时,他曾担任瑟罗将军的副官。旅行和冒险已经成为他生活的重要内容。

在渡过了以艺术为主的职业生涯之后,Humphry男爵在他中世纪的诺森伯里亚城堡中安顿了下来。许多世纪以来,他的家族就一直居住在这个英格兰北部的家园里。他在美国讲授建筑和艺术,后来又推出了异常成功的“古堡系列”,生产制造英国、俄罗斯以及印度宏伟宫殿中的家具和装饰品。Baker家具、Stroheim & Romann面料和墙面材料、Mottahedeh陶瓷、蒂凡尼的银质和水晶制品、Mirror Fair穿衣镜等等,都是在“古堡系列”中获得许可的产品。

除了修建位于爱尔兰的港湾丘特拉城堡(这座城堡最初是由白金汉宫的建筑师约翰•纳什所造)以外,Humphry男爵还修复了诺森伯兰的Chillingham城堡。其他有趣的项目则包括对特朗普夫人广场酒店十三间顶级套房的重新设计。他的业务足迹遍布全球,曾为缅因州托马斯•约翰•沃森大使一家、都柏林著名的服装设计师西比尔•康诺利以及伦敦的一家新闻集团建造房屋,并荣膺诸多奖项。

在英国,Humphry男爵目前担任阿维森乐团团长,诺森伯兰郡的国家公园搜索与救援队主席,同时也是全球搜索研究中心的赞助人,该国际机构专门研究各种地形中失踪人员的行为模式。Humphry男爵还是野生保护基金会主席,该基金会是由著名哲学家和旅行家劳伦斯•范•鲍斯特爵士创立的。他是剑桥斯科特极地研究学会和詹姆斯•凯尔德学会的终身会员。此外,他是英国皇家地理学会会员和纽约皮尔庞特•摩根图书馆的会员,同时还当选为Harlequins橄榄球俱乐部的名誉终身会员。

Humphry男爵是一位狂热的马球运动员,他曾为苏格兰男生队、剑桥大学以及著名的Harlequins橄榄球队效力。此外,他也参加了珠穆朗玛峰和南极的探险。他已婚,有三个孩子,并已有两个孙儿。

延伸阅读:意大利奢侈家具品牌米洛提Minotti落户成都

顶级材质还原古堡奢华

无论是设计还是工艺,欧洲古堡中收藏的顶级家具都经受了历史的考验和涤荡,但由于古法工艺的逐渐流失和实现难度。当今之世,也只有被称之为“奢侈家具之王”的Baker,才能以上品法国胡桃木和乌木等珍稀木材加上多达几十道的雕刻,饰面以及打磨工艺,还原出几百年前古堡生活的极致奢华。

每一件Baker “Stately Homes古堡系列”家具的背后,都有一个欧洲古堡的繁华背影和多名大师级工匠的心血。家具上细腻的线条、飞舞的柜缘装饰图腾等等,便是用现代工法真实记录还原真品细节的最佳例子。

Baker所采用的工艺可追溯到18世纪至21世纪的美国,那些旧大陆最精湛的工艺——拼接、雕刻、装饰木皮以及所有饰面手法被不断重新研发和采用。最精湛的雕刻工艺令Baker家具表面体现出变幻纷呈的阴影投射效果;完美的手刨技术则反射出不同深度的木器光泽和细微波动;Baker还选用旧大陆的传统手工上色法,用小巧的调色板与简单的画笔调出富有艺术气息的色彩。

在这个保留着优雅造型与细腻线条,风格古朴却又不失贵族风范的“Stately Homes古堡系列”中,感受到的是其于漫长年代中沉淀下来的品质感:从当年的手工痕迹,到一代代的抚触所形成的莹润表面,蕴藏于其中的岁月和辉煌,以及那些引人遐思的细节……历史与当下、贵族奢华与当代陈设艺术、宏伟气魄与日常生活无一不在这里碰撞与融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