沾满鲜血的红木 三名生态保护工作者在柬埔寨被杀害
导读:
2018年1月30日,三名生态保护一线工作者惨遭杀害。遇害时,他们刚刚在柬埔寨和越南的边界处查获了一个非法伐木营地。

2018年1月30日,三名生态保护一线工作者惨遭杀害。遇害时,他们刚刚在柬埔寨和越南的边界处查获了一个非法伐木营地。

这三位英雄,分别是国际野生生物保护学会(WCS)的干事Thul Khna(24岁)、巡护员Teurn Soknai(37岁)和军警Sek Wathana(34岁)。他们的工作,是保护柬埔寨和越南边界处的Keo Seima自然保护区不受盗伐者和盗猎者的侵袭。

WCS的干事、护林员和军警。.webp

WCS的干事、护林员和军警

是日,他们在保护区中找到了一个盗伐红木的非法伐木营地,没收了营地当中的盗伐工具和摩托车。在返回时,三人遭遇了敌人,被残忍杀害。

柬埔寨蒙多基里省的高级环境官员Keo Sopheak表示,这三人不是被一般的强盗或者游击队杀害,而是被庇护非法伐木的政府武装杀死。美联社报道的一份报道显示,凶手是柬埔寨的边防警察和边防士兵。那位遇害的军警,很可能是被自己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同事杀害的。

Thul Khna的家人、邻居、同学和同事在纪念他。.webp

Thul Khna的家人、邻居、同学和同事在纪念他

牺牲者中,年纪最小的Thul Khna在两个月前刚刚当了爸爸,正是因为他的家人认为他的工作过于危险,还是尽快留下孩子为好。Khna是家中的老四,是全家第一个考上大学的人。读书时,出于对森林的热爱,Khna选择了林业研究。为了供他读书,Khna的几个哥哥牺牲了自己的选择,把家中有限的资源留给这个小弟弟,才凑出了足够的学费。

Khna的妈妈说:“他从小就想当一名林业局长。”

柬埔寨和越南的边界上,非法采伐和走私木材是司空见惯的事情。据一个叫环境调查局(EIA)的NGO调查,2016年11月至2017年5月,约有30万立方米原木从柬埔寨走私到越南。

1月30日,三人拍摄的最后一张的合影.webp

1月30日,三人拍摄的最后一张的合影

这不是生态保护工作者的第一次牺牲,也不会是最后一次。这些英雄守护着我们的世界,但却无人守护他们的安全。这次事件的牺牲者中,年纪最小的Thul Khna在2个月前刚刚当了爸爸。他们的死,是三个家庭的悲剧,也是整个世界的悲剧。

沾满鲜血的红木

让这三位英雄牺牲的红木贸易,从来就不只是涉及木头而已。那些红色,沾满了受害的人与动物的鲜血。

红木家具、紫檀手串,是佛系?是修养?是品味?

在购买者看不到也不愿意看的地方,往往是谋杀、暴力和掠夺。

被疯狂盗伐的森林.webp

被疯狂盗伐的森林。图片:WWF-Canon/André Bärtschi

在传统概念中,“红木”是指豆科黄檀属的交趾黄檀的心材。而在改革开放之后,进口热带木材越来越多,商家起的名字也五花八门,红木的概念就逐渐被扩大化了。2008年中国颁布了红木国标 (GB/T 18107-2000):

紫檀属、黄檀属、柿属、崖豆属及铁刀木属树种的心材,其密度、结构和材色(以在大气中变深的材色进行红木分类)符合本标准规定的必备条件的木材。此外,上述5属中本标准未列入的其他树种的心材,其密度、结构和材色符合本标准的也可称为红木。

根据海关数据统计显示,2013年中国累计进口红木119.58万立方米,和2012年相比同比增长了51.67%,这其中有很大一部分是受保护的物种,且这个数据还没有包括走私木材。

2000年至2013年中国从大湄公河次区域进口的红木原木.webp

2000年至2013年中国从大湄公河次区域进口的红木原木,单位:立方米。图片:eia-international.org

清式家具以紫檀为贵,所使用的是檀香紫檀(也就是市面上俗称小叶紫檀)的心材。但是檀香紫檀产自印度,在交通不便的清代进口不易,因此当时的人们就去南洋收购红酸枝类作为替代,大规模收购最终导致了红酸枝中的交趾黄檀野生数量骤减。在交趾黄檀无法满足市场需求之后,远在太平洋彼岸的微凹黄檀、甚至近三十年来产自非洲的卢氏黑黄檀(大叶紫檀),也遭受了池鱼之殃。

交趾黄檀主要生活在中南半岛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中,市面上能够见到很大的大料都是已经生长了数百年的古树,由于人类的掠夺性采伐已经到了灭绝边缘,被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列为易危(VU)物种,目前的数量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急剧减少。老挝博利坎赛(Bolikhamxay)和甘蒙(Khammouane)两个产区省份,在2012年的调查中,一棵成熟原生树都没有找到。越南的五个自然保护区中交趾黄檀的种群密度已经降低到每公顷1至10棵,如果不加控制,交趾黄檀很可能在几年之内在这些国家绝迹。

“大红酸枝”交趾黄檀的树叶与种子.webp

“大红酸枝”交趾黄檀的树叶与种子。图片:woodplanet.info

红木采伐造成的影响,不仅限于这一种植物本身。作为森林生态系统的重要组成部分,乔木数量的减少会直接导致群落朝向不同于原来的方向演替,再加上采伐过程中人类在森林中捕猎、开路等其他活动的影响,最终的结果会直接导致生态系统中生物多样性程度降低。

柬埔寨所在的中南半岛,是地球上生物多样性程度最高的地区之一,印支虎、武广牛、长颌带狸、白颊长臂猿等珍稀动物都生活在此,而且尚未被人类发现的应该还远不只这些。就在2014年6月5日,世界自然基金会表示,在大湄公河流域发现了大约367个新物种。生物多样性程度高、食物网结构复杂的热带森林生态系统,一旦被彻底破坏,完全恢复几乎是不可能的。如果事态继续发展下去的话,它们以及它们所生活的生态系统中的其他生物,或许都面临着旅鸽一般的命运。

生活在中南半岛雨林中的白颊长臂猿——它们被IUCN列为极危(CR)物种.webp

生活在中南半岛雨林中的白颊长臂猿——它们被IUCN列为极危(CR)物种。图片:Terry Whittaker/Conservation International

然而在巨大的经济利益面前,即便国际贸易已经立法受限,但走私活动依然越来越多。这助长了原产地和中国一些边境口岸地区的官商勾结、腐败受贿等风气,同时挑战了国际、国内的法律法规和商业秩序。

红木市场,何去何从?

红木产业飞速发展,但是发展道路却已经开始走偏了,红木家具产业本来是依托于明清家具文化上,其文化内涵主要体现在设计风格和工艺技术上,用材只占其中的很小一部分价值。而当代的红木产业却畸形地发展为以材为贵,将传统家具文化的精髓抛在脑后,从文化的角度来看也是不值得追捧的。

延伸阅读:9吨进口紫檀木离奇“失踪”

这也能叫“艺术”?.webp

这也能叫“艺术”?

目前问题的关键就在于如何在利用和保护之间取得平衡:通过对资源的合理利用达到可持续的发展,对于生存受到威胁的植物应当加以保护,等种群恢复后再图开发和利用。作为一个行业,如果继续竭泽而渔,不重视可持续发展问题的话,最终受害的将会是所有从业者。合理的解决方法除了在原产地加强保护外,在终端市场调整需求也十分重要。

由于各种红木原材现在只是在国际上限制贸易,进入国内后的加工和买卖均属合法,在原料的稀缺程度越来越为人所知的今天,很多消费者和收藏爱好者很自然地都会产生购买红木家具以图保值增值的想法。但是从消费和投资的角度来看,这并不是很好的选择。对红木家具的一次不理智消费,更有可能是给自己的生活添了一个累赘。

即使是有收藏价值的紫檀和黄花梨,其价值也只限于有历史的老料,新料没有什么太高价值。而真正能够增值的老家具,怕是只能在各种拍卖会上才能见到,价格也不是普通消费者接受得了的。那些边角碎料做成的手串饰品之类买来玩玩尚可,指望有效增值则很难。

红木是好东西,喜欢它就尽自己的力量保护它,让子孙后代也能欣赏到红木和红木产地更为丰富多彩的生态系统。

截止发稿时,柬埔寨方面一共抓获了4名嫌疑犯,全部都是边防军警。

希望三人的牺牲就像当年索南达杰的牺牲一样,能够推动那里的生态保护事业。

(作者:花落成蚀  原标题:有的人守护着红木森林,却保护不了自己的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