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大成者:明式家具中的细木作
导读:
事实上,现代人将明式家具提升至艺术的高度,至今不过几十年光景。对于明式家具的认识与了解,我们仍然处于学习阶段。虽然明式家具被列入光素家具的一类,但实则细木作在明式家具中无所不在,明式家具中的装饰堪称总结前代的集大成者。

诚然,现代人将明式家具提升至艺术的高度,至今不过几十年光景。在很长时间里,很大一部分人对于明式家具的固有印象即简洁、朴素,因此这部分人从心理上排斥明式家具的雕刻,乃至出现了非光素不足取的偏激观点。

事实上,现代人将明式家具提升至艺术的高度,至今不过几十年光景。对于明式家具的认识与了解,我们仍然处于学习阶段。虽然明式家具被列入光素家具的一类,但实则细木作在明式家具中无所不在,明式家具中的装饰堪称总结前代的集大成者。

明万历御制 黄花梨 浮雕龙纹官皮箱

明万历御制 黄花梨 浮雕龙纹官皮箱

表现题材:包罗万象

就内容而言,山水人物、飞禽走兽、花卉虫鱼、博古器物、喜庆吉祥,甚至一定的西洋纹样等,包罗万象,精彩纷呈。

倘若细心推敲,其中颇有一些规则可寻。比方,明式家具中常见的走兽明显带有秦汉及魏晋南北朝造像的遗风,雄壮而广博,使人不由地想起汉代宫阙般的厚重、六朝石兽奔放劲健的古拙;

而花卉图案,似乎正承继了唐代的遗风,充沛体现出一种激烈的雍容华贵、丰满豪宕的审美寻求;山水人物则往往有着元代以来,小说、戏曲等侧重情节与故事性的画面;博古纹案则上启商周,意境高古,俨然有着金石美学的暗在溯源;

明 黄花梨 方桌 梅纹浮雕

明 黄花梨 方桌 梅纹浮雕

从文化继承上看,纵使清式家具中仍旧可见这些细木作的运用,但与后者那种以追求工艺难度、不计取舍的心理,是迥异的。

延伸阅读:明式家具的六大讲究与二十四美

雕琢工艺:炉火纯青

总体而言,明式家具中主要的雕琢,依然包含圆雕、浮雕、透雕、半浮雕、半透雕等,它们或单一使用,也或综合呈现,但皆据木材及具体制作等,有妥当安排,绝非糅杂一并呈现。

其中,圆雕多用在家具搭脑出头装饰等上;浮雕,有高浅之分,雕纹面凸起,常是多层交叠,呈现一定的立体感;浅浮雕剔挖深度较浅,注重以刀代笔,如同线描般,展现纹饰;透雕,是把图案以外的有些除掉镂空,形成真假相间、小巧玲珑之美感,多用于背板、卡子花、挂牙等装饰,如在圈椅、屏风、镜台等部分区域采用。

明 黄花梨衣架 圆雕搭脑出头以及透雕挂牙

明 黄花梨衣架 圆雕搭脑出头以及透雕挂牙

明 黄花梨圆后背交椅 麒麟纹透雕

明 黄花梨圆后背交椅 麒麟纹透雕

明 紫檀画桌 浮雕缠枝灵芝纹(侧面)

明 紫檀画桌 浮雕缠枝灵芝纹(侧面)

除了雕刻以外,镶嵌工艺在明式家具中也有着极其个别的使用,如螺钿嵌、杂宝嵌。这在明式家具的通常认识中,无疑是蛮见新意的领域。

晚明 黄花梨镶百宝 炕桌

晚明 黄花梨镶百宝 炕桌

明末清初 黄花梨嵌宝藩人献宝  图顶箱柜

明末清初 黄花梨嵌宝 " 藩人献宝 " 图顶箱柜

明式家具立足于沉稳端庄,科学严谨。但雕刻纹饰却与造型有着迥然不同的风貌,无论山水花卉、鸟兽虫鱼,或是人物故事、神话传说,大都具有浪漫奔放的特征。也正是这些纹饰与端庄肃穆的造型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给沉静的 “ 明式 ” 增添了一笔流动的性情。

总而言之,细木作雕刻在明式家具艺术中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它是明式家具不可分割的重要组成部分,体现着明式家具设计美学的智慧光芒,传递着明朝工艺思想的追求与审美情趣。

同时,细木作文化内涵博大,是中国雕刻艺术形式的辉煌创造,而明式家具只是其呈现的耀眼窗口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