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明式家具中的佛教文化元素
导读:
印度佛教与中国传统文化相互影响,吸收,不仅发展为中国的民族宗教之一,而且成为中国封建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乃至影响至哲学、道德、文学、音乐、建筑、绘画、艺术等各个文化领域。

佛教,在中国封建社会意识形态中占据重要地位。据史书《魏书·释老志》记载,“汉武帝遣郎中蔡愔、博士弟子秦景等使于天竺,写浮屠遗范。”关于中国佛教文化的历史可追溯至汉武帝时期。

印度佛教与中国传统文化相互影响,吸收,不仅发展为中国的民族宗教之一,而且成为中国封建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乃至影响至哲学、道德、文学、音乐、建筑、绘画、艺术等各个文化领域,甚至明式家具的设计都深受佛教文化的影响。今天我们就重点来看看明式家具中都具有哪些佛教元素。

明式家具的束腰设计

这种中国式的佛教文化在中国家具设计史中同样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尤其体现在明式家具的设计上。

束腰,原指须弥座上枭与下枭之间的部分,在家具上指的是在家具面沿下作一道向内收缩、长度小于面沿和牙条的腰线。

须弥,原为佛经的山名,所谓圣山即为须弥山。在佛教发源的印度,人们常常把须弥山作为佛像的基座,其意义是指佛坐圣山之上。佛教徒往往把这种行为,认为是对佛的崇敬和崇拜。

 

在中国,须弥座早期出现在山西大同市的云冈石窟的第九洞的东壁上,有一座带基坐的佛像上下宽大中间向内缩的坐型。

云冈石窟建于北魏孝文帝时期(公元五世纪),自印度教由汉代传入中国,云冈石窟便是中国最早全面反映佛教艺术的石窟之一。另外在佛教艺术圣地敦煌石窟中,也可以看到这样的基座。

云冈石窟佛像基座

中国古代建筑从原始的穴居发展到地面上的简易房屋,最早因功能需要,为了防潮及自然灾害、且可以加强房屋的坚固性,往往把建筑物造在高地和土坡上,如果找不到自然高地和土坡就用人工堆筑一个台子。就这样逐渐形成了台明基坐和须弥座。

后来,这种建筑风格开始划分出严格的等级,渐渐成为拥有者权力、社会地位的象征。“高台榭,美宫室。”建筑如此,与之相对应结构造型的家具亦是如此。

汉白玉须弥座

汉白玉须弥座

北京万寿寺须弥座

北京万寿寺须弥座

南京午朝门公园 红大理石砌成须弥座

南京午朝门公园 红大理石砌成须弥座

在明式家具中,有束腰的家具都有马蹄并且腿为方形。这是由于唐代的须弥座是四面见方,垂直不带侧脚,所以有束腰的家具必须用方腿。

而无束腰家具源于中国佛教建筑中的大木梁架。梁架的柱子多用圆材,直落到柱顶石上,为了稳定,柱子多带“侧脚”。无束腰家具圆腿与中国佛教建筑中的圆柱颇为相似,足端一般不会有马蹄。

黄花梨有束腰三弯腿炕几

黄花梨有束腰三弯腿炕几

黄花梨禅凳一对(无束腰带侧脚收分)

黄花梨禅凳一对(无束腰带侧脚收分)

明式家具的雕刻题材:莲花

中国佛教文化中的雕刻题材十分广泛,大致有卷草、莲纹、云纹、螭龙纹等。其中以莲花作标志,代表“一方净土”,象征“纯洁干净”,寓意“吉祥如意”。

莲花又在装饰中被古代文人重用。古代文人对莲花的认识不是从赏花,也不是从它的经济角度,而是从它的生长环境和生长特性来解读。

明代李时珍在他的《本草纲目》中这样写到:“四时可食,令人心欢”,莲心“医学取为取食、百病可却”,这是指医用和经济价值;“莲,产于淤泥而不为泥染,居于水中,而不为水没,根、茎、花、实几品难同,清净济用,群美兼得”,“夫藕生卑污,而清白自若、质柔而穿坚,居下而有节”,这种认识又超出了莲荷的经济、医用价值,而上升到人生哲理。它象征着人处于污浊的环境中而能清白自好。

莲荷作为装饰题材早在春秋战国时候的铜器、陶器上就有发现,汉以后在绘画、雕刻、瓷器、纺织、年画、剪纸等民间工艺品上大量应用。

佛教艺术中采用莲荷作装饰自有它本身的道理。传说佛教创始人释迦牟尼的家乡盛产莲荷,佛教教导众生克制欲念,不为物质、世俗所诱惑,带修行脱离世间世俗苦海,到西方极乐世界的彼岸。

石座 植物祥云莲花纹

石座 植物祥云莲花纹

 

而莲荷的生态特征及其包含的寓意,正与这种教义相似,所以释迦牟尼不但取莲荷以寓佛教的清净无染,超凡脱俗,而且莲荷“薏(即莲心)藏生意,藕复萌芽”的生长规律也正符合佛教展转生生,造化不息的人生哲理。

于是莲荷的形象在佛教艺术中占了十分重要的位置。出家佛徒的袈裟上用莲花装饰“莲花衣”,把佛像放在莲荷之上称莲座,唐《诸经要集》中讲:“故十方诸佛,同出于淤泥之浊,三身正觉,俱坐以莲台之上”,后来干脆将佛座称作莲台了。

我国历来以莲花为瑞物,并以莲花为君子的象征,装饰明式家具时常用荷 花,形成形象逼真的立体画面,同时也真切反映了文人雅士最求如莲花般品行高洁的心志。

延伸阅读:集大成者:明式家具中的细木作

明式家具的选材

紫檀广泛被用于中国佛教用品。我国是世界上最早认识和使用紫檀木的国家,紫檀也是明式家具的第一常用材。它的木性十分稳定,制成的器物不易变形与开裂,适宜于雕刻及制作家具或工艺品等物件。

紫檀器物使用长久之后经汗水和油腻摩擦浸润会有“包浆”的质感。明朝以来的宫廷和达官显贵们,多用紫檀来制作佛龛、佛像、佛珠等法物和朝珠。

黄花梨也被广泛用于与中国佛教用品,是明式家具的第二种常用木材,质地硬,纹理优美,色彩由蜜黄到深度不同的橙色,表面色泽温和光滑,有的纹理如大理石,清香如玫瑰,所以一直为制作贵重家具使用。而在中国佛教用品中,尤其喜爱用黄花梨木制做的佛教法器有木鱼、佛珠等。

明式家具中的哲学心性

中国的佛教文化有“天地同根、万物一体、法界圆融”的观念,强调人和物不是对立的状态,而是“自然生存环境与生命主体依正不二,相依相融”。而明式家具中,时时处处体现着对人与自然的和谐统一的强调,更是文人以身心体悟自然、追求天人合一的心态之最好呈现。

哲学心性

中国佛家哲学在源头上和印度哲学是一脉相承的,佛教自东汉传入中国,与道家和儒家结合,谱写了中国传统文化的璀璨华章。就如同佛家器具随着佛教的传入影响了传统家具的产生变革和发展一样,成为了中国古典家具的重要组成部分。

在中国佛家哲学中,最富创新特色的是心性论和实用论。其实心性论和实用论在印度哲学中已早有雏形,不过佛家的心性论是基于人性而言,主张因缘所释放,一切唯心造,中国佛家实用论的本质是本体论,由此也可说,心性与本体是中国佛家哲学思想的两大要点。

传统家具自诞生以来一直发展到明式家具,就具有实用和艺术双重属性,无论是采用何种材质,但木制家具一直为人所称道,木制家具作为家庭器具,北魏贾思勰在齐民要术?槐柳楸梓梧柞》就有记载和肯定:“凡为家具者,前件木皆所宜种。”

榫卯结构

榫卯结构

用木为材质做的家具是适宜使用的,从实用性来说,比如床、屏风、镜台、桌、椅、柜等用途各有不同,但传统家具共同的方面是古代传统的木构家具整个建造上,不用钉卯,完全使用榫卯技术使家具构成一体。

榫卯是木构家具中相连接的两构件上采用的一种凹凸处理接合方式。凸出部分叫榫(或榫头);凹进部分叫卯(或榫眼、榫槽)。把各个部件连接起来的“榫卯”做法,是木构家具造型的主要结构方式。

各种榫卯做法不同,应用范围不同,但它们在每件家具上都具有形体构造的“关节”作用。榫卯结构不同类型的面与面的结合,厚板闷榫角结合,三根直材交叉结合等,使家具的实用性得到淋漓尽致的体现,甚至上千年为人所使用。

黄花梨南官帽椅

黄花梨南官帽椅

依据佛教大乘中观经典论断,是佛家哲学思想的空有不二,凹进部分叫卯(或榫眼、榫槽)为空,凸出部分叫榫(或榫头)为有,空有不二,妙用一体。

佛家哲学的本体思想要点之一的本体是空有不二,不是一些学者认为的空,也不是唯物论者认为的有,而是真空妙有,从佛家哲学的层面来说,是实用论的本体体现,如果非要给加一个名称,就是真如本性。

而明式家具的本体是真空妙有,是由大大小小很多块不同榫卯结构的木质构建组合而成,产生了各种适合于人使用的用具,佛教哲学的实用论的具体功用,在传统家具中还有更深层的内涵和表现。

黄花梨六柱架子床

黄花梨六柱架子床

因缘像是一个圆圈,无始无终,永远连续不断。譬如红木家具,由黄花梨,紫檀,酸枝等硬木为原料,加上人工造型设计,制作完榫卯构件,组合完后,再经雕刻,打磨等工艺而最后成器称作家具,是因缘所生,因缘聚合,构成家具;如果拆开因缘散尽,也就不是家具了。

一切皆是因缘所生;一切皆无自性,没有单独自动存在的可能性。换言之,一切事物的形成都是由强有力的因,由之发展出来连续作用的缘。所以才有因缘所生法之说,后把因缘的法相加以分析,就成了唯识法相学,这就涉及到到佛教哲学思想的另一要点——心性论。

明式家具的艺术性是为人类通过借助物质材料与工具,运用一定的审美能力和技巧,在精神与物质材料、心灵与审美对象的相互作用下,进行的身心合一的劳动创作,影响改变自己和他人的无限价值属性,是人的意识形态和生产形态的有机结合体,是一种精神文化的源动力。

明式家具的艺术性

真正艺术家具的创作也是必须具有能影响改变自己和他人的无限价值属性,是要具有实用性还要超越实用性的身心共享,合二为一属性的作品。有物不为物累,有心不为己悲,心物两忘,合而为一体的综合体现,这也是佛家哲学通过实用论通达心性论要达到的目地所在-转识成智,见真如本性。

中国佛家哲学思想是一个整体,心性论、实用论与人生论等思想,都彼此相待相渗而融聚成恢宏庞大的哲学体系。通过心性论、实用论完成人生论的是从人性的超越与升华的过程就如同家具的创作到问世与流传千载一样,有异曲同工之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