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包豪斯到弗洛伊德:为欲望设计

导读:
菲利普·斯塔克(Philippe Starck) 为意大利著名设计公司kartell(卡泰尔)设计的Louis Ghost 椅,透明、轻盈而性感。

整个社会都充满着欲望,这些欲望转化为有形物质,形形色色的家居品便是其中一种。集权社会,皇室贵族用繁复的花纹表现权力和财富;包豪斯则以简约、功能主义、适合大机器生产的美学风格为特点。弗洛伊德、拉康等人的思想也让设计师意识到,不仅要关注功能上的具体参数,情感上的因素,诗意、幽默感、性感等欲望的表达更适合现在这个时代。

灵性

Michael Grave 在Alessi 最著名的设计便是Kettle(鸟鸣壶),简洁的锥形壶体,蓝色的把手,壶嘴上站着一只红色小鸟雕像。这种壶已经售出了170万只,也许是有史以来最畅销的烧水壶。虽然是量产产品,但每一个水壶都像是独一无二,显示出特立独行的意味。Grave认为设计不能仅仅停留在工业革命的水准上,产品最终要回归到人的层面。水开的时候,小鸟高声鸣叫,这样的设计给水壶注入了灵性,激发人们想要拥有它的欲望。

灵性1.jpg

灵性1.jpg

鸟鸣壶

纯银茶壶和咖啡壶,这个产品本来打算作为展览品用,但Grave的设计却卖出了30套,每套售价约为25000美元。这套限量版产品成为批量产品设计史上一个重要的时刻。

灵性4.jpg

纯银茶壶和咖啡壶

灵性5.jpg

灵性5.jpg

灵性5.jpg

灵性5.jpg

Diamantini & Domeniconi 小鸟报时挂钟

 

小鸟似乎是一种通灵的象征,每当挂钟走到正点,小鸟就会探出脑袋,提醒时间。

相关阅读:设计大师汉斯·威格纳与中国椅

性感

菲利普·斯塔克(Philippe Starck) 为意大利著名设计公司kartell(卡泰尔)设计的Louis Ghost 椅,透明、轻盈而性感。

性感1.jpg

性感1.jpg

菲利普·斯塔克自认为算是后弗洛伊德式的功能主义者,他认为设计师不仅要关注功能上的具体参数,还要关注情感因素,更多的探讨人性。他给设计注入多种元素,政治、性感、不一而足。

性感1.jpg

性感1.jpg

性感1.jpg

性感1.jpg

Mario Philippona以性感家具(Sexy furniture)著称

性感1.jpg

性感1.jpg

Fabio Novempe设计的HIM & HER 椅

性感1.jpg

Vladimir Tsesler 和Sergei Voichenko设计的LivingChair

无聊

Siren Elise Wihelmsen 设计的365knitting clock

无聊1.jpg

无聊1.jpg

主妇们通常用织毛衣来打发无聊时间。如果一架挂钟也感到时间日复一日极其无聊的话,是不是可以给它一团毛线,让它有个打发时间的活计。

厌旧

厌旧1.jpg

厌旧1.jpg

Ettore Sottsass设计的家具

Ettore Sottsass说,生活即时尚,既然你每天都要改变着装,也有必要常常去改动下家庭布置。你年少时房子是那样,长大了他却还是老样子,然后你结婚了、又有了孩子、妻子离开了,情人搬进来,然后又发生许多许多其他事。为什么要把屋子弄的跟庙宇似的一成不变。

占有欲

占有欲1.jpg

占有欲1.jpg

占有欲1.jpg

占有欲1.jpg

Peter Saville设计的CD封面

Peter Saville希望设计出大众能买得起的东西。因为这样的话,人们就能把它们据为己有,这来源于人类深层次的与生俱来的占有欲。人们有权利去占有心爱之 物,这样的产品让人们自我感觉更好,强化人的自我意识,让人觉得自己的世界变得更加丰富多彩。他将设计置于与流行音乐、艺术、时尚等同的文化地位。

非理性

非理性.jpg

非理性.jpg

Ettore Sottsass设计的Carlton Bookcase

不管书怎么放,书都会倒在挡板上。虽然书架是用来放书的,但这个书架丝毫没有考虑一种合理的结构,也没拘泥于功能性。

编后:《为欲望设计》这个选题的诱发点是上周参加了CAMERICH锐驰的年度形象大片暨品牌slogan全球发布会:“Design for Desire为欲望而生”,感谢CCTV,感谢MV,感谢锐驰。本文还借鉴了2010年BBC出品的5集纪录片《设计天赋》第五集《欲望之物》的很多内容,推荐大家观看BBC的这个5集记录片,非常有营养,绝对的高品质之作。Diamantini&Domeniconi的小鸟报时挂钟由the tales态思代理,其它产品信息请自行检索。(作者:崔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