岭南木雕的高超工艺

导读:
木头,看似已经失去了生命,但是经过匠人的巧手加工变成木雕之后,作为艺术品得以延续生命。我国古建筑的装饰,为木雕提供了广阔的发展和创作空间。如今,各种流派的木雕精品也成为藏家眼里难得的收藏品。

木头,看似已经失去了生命,但是经过匠人的巧手加工变成木雕之后,作为艺术品得以延续生命。我国古建筑的装饰,为木雕提供了广阔的发展和创作空间。如今,各种流派的木雕精品也成为藏家眼里难得的收藏品。

岭南木雕寓意吉祥

岭南木雕.jpg

我国的木雕艺术历史悠久,据史料记载,早在春秋战国时期,木雕工匠就能雕刻造型优美的立体圆雕和平面空雕。木雕流派繁多,除了大家所熟悉的岭南木雕、东阳木雕等,还有许多地域性流派。而岭南木雕当中又包括了广州木雕、潮州木雕等。其中的潮州金漆木雕,更被列为中国四大名雕之一。

岭南木雕装饰的传统建筑,如雕梁画栋,雕饰门楣、屋椽、窗格、栏杆、飞罩挂络等,具有古朴典雅、富丽华贵的格调。作为祠堂、中堂的装饰,寓意吉祥是木雕重要的元素。丁敢收藏的这套窗花,有的刻着牡丹花与白头翁,有的是石榴花,有的是莲池一角,外行人未必能看出其中隐含的门道。丁敢说,其实寓意分别是富贵白头、榴结百子、一路连升,这些寓意与图案纹饰密切相关,也是古人追求人丁兴旺、富裕、科举、升迁等意愿的体现。

修理老木雕有讲究

从清代晚期到现在,从国内到海外再回到国内,这几块窗花为何历经岁月沧桑和多地流转还能如此抢眼亮丽?原来,丁敢请专人大修过,上面的贴金也是新贴上去的。说起这次大修,丁敢说亲眼见识了岭南木雕的工艺技术,大呼过瘾。

“喜欢收藏古董艺术品的藏友,都会对古董背后蕴含的工艺技术有强烈的向往。如果有机会亲眼见到这些工艺,真是要用过瘾来形容了。”丁敢说,这几块窗花修理、贴金就花了整整一年的时间,期间他几次亲自去查看。既然是岭南木雕的精品,修理方面自然是“解铃还须系铃人”。丁敢介绍,在广州荔湾区的老城区及潮州等地,如今还有几代从事木雕技艺的世家,传承了传统木雕技术。这几块窗花挂屏刚从国外拿回来的时候,主要的问题是松动,其中还有小部位需要替换。修复的时候,小的缝隙就黏合,大的缝隙就填入同年代、同质地的木料。

岭南木雕的特点,在于通雕和半立体通雕、满屏雕和多层次雕刻相结合。许多老师傅都是雕一层再设计一层,将木料镂空、雕通透的通雕,再上漆贴金,就成了外型雅致又富态逼人的金漆木雕。丁敢多次走访广州、潮汕一带的民间藏家,发现了不少岭南木雕的窗花挂屏、隔扇等作品。据民间人士介绍,岭南的传统建筑由于地域和气候的特点,民居内部讲究通风隔热,故面向天井内院的厅堂房间大多采用大面积的门窗。各地结合当地的工艺特色,在格扇、槛窗、内院天井的墙面上做出精致的木雕装饰。房前檐廊是出入要道,更是木雕装饰的重点部位,檐廊梁架大多采用精致华丽的木雕,结合实用功能在建筑构件上进行装饰,增加了建筑的精巧与美观。

古代人追求环境与建筑的和谐,比如说这套分别以山石和水为基础图案的窗花挂屏,主人会根据居住地点附近的山峰、河流位置来决定摆放的方位。在丁敢看来,除了欣赏工艺性、艺术性之外,研究传统的民俗文化也是收藏木雕的一大乐趣。

岭南木雕2.jpg

高超的贴金工艺

岭南传统建筑装饰木雕形式多样,浅浮雕、深浮雕、透雕、圆雕都有运用,其中大多是浮雕。有不少镂空的深浮雕与圆雕拼接一起,因材施艺,加强深度空间感,构成丰满的多层次的艺术画面。除了木雕工艺外,高超的贴金工艺也是岭南木雕的亮点之一。

南宁藏家丁敢,收藏木雕件、窗花、画板多年,拥有相当数量的藏品。他最近的一次大手笔,是高价从广州买入一套6块的岭南贴金木雕窗花。在丁敢的藏品陈列室,这6块高165厘米、宽71厘米、厚8厘米的窗花排列而放,褐红色底漆的牡丹、中国结、金钱网格将贴金的主题图案衬得金光闪闪,非常耀目。丁敢介绍,这是清中期的樟木岭南木雕窗花,虽然购自广州藏家,但实际上是从海外的唐人区家庭回流而来。这些窗花原本用于祠堂、大富家庭的中堂装饰,经过战乱、“文革”破四旧等,国内基本上不可能找到如此完整、大尺寸的成套窗花。丁敢说,从这几块窗花保存的情况来看,估计是海外华人专门从国内订购的。

不过,仔细观察,记者感觉这6块窗花还缺少了什么,其中以牡丹、石榴花为主题装饰的4块窗花,都内含一块山石为基础图案;而荷花为主题的2块则以水为基础图案。按照古代审美追求的对称和谐,似乎还少了2块同样以水为基础图案的窗花。聊到这里,丁敢坦言他也觉得应该是少了2块,还曾经托朋友联络过原本的主人,可惜都找不到,算是留下了一个“念想”。

丁敢介绍,是否贴金要根据主人的财力来决定,可以定做时就要求贴金,也可以等“发达”之后再贴金。丁敢在买回这套窗花时,上面的贴金已经所剩无几。没见过贴金工艺的人很难想象,一块块的金子是怎么弄到木头表面的。记者仔细观察,也看不出其中有“贴”的迹象,几乎就是纹丝合缝地包裹在木雕图案的表面。

如果见过寺庙里给佛像贴金身,就知道贴金是怎么一回事了:薄薄的一张金箔纸,一面是纸,一面是金箔,手捏着纸的一面往佛像上按一按,揭掉纸,金箔就留在了佛像上。木雕的贴金工艺也与这个差不多,黄金的质地柔软,用特殊的工艺加工成金箔之后,一层层贴在木雕上,这需要有经验的专业人士,用特殊的工具才能完成。丁敢透露,为了让这6块窗花再放异彩,他总共用了150多克黄金。

花几万元贴金,可以看出丁敢对木雕的喜爱。丁敢说,郭沫若先生曾经赋诗赞美岭南的传统建筑中的装饰木雕艺术:“天工人可代,人工天不如。果然造世界,胜读十年书。”

如今不少人还喜欢用老的窗花、木雕来做家庭装饰,在现代风格中加入传统中国文化的元素。目前,由于老木雕有众多“粉丝”,价格也逐年增高。丁敢说,自己也不总是“大手笔”收入藏品,有时候还会动脑动手自己制作。比如用一些家具的残件,加上框和底座,就能取得化腐朽为神奇的效果。有一次丁敢出差外地,在一家老家具修理厂,见到一堆的残件,其中有两块太师椅靠背的卡子花比较完整,他便以低价买下,顺手又买了几根椅子腿,请木匠师傅将椅子腿加工成一个长方形的框,里面镶入卡子花,就成了一对漂亮的岭南木雕挂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