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知识 > 家具文化

家具史之埃及文化的影响

来源:家具迷 发布时间:2013-02-25 浏览次数:
导读:
埃及纳入伊斯兰帝国致使其与西方隔绝上千年。历史发展造成的神秘感导致了一段传奇故事的产生,就如同中国和日本一样。埃及装饰主题从帝国的衰败中幸存了下来并成为欧洲多样性文艺复兴中的一部分。而且,作为罗马式宝座装饰要素的狮身人面像和狮子的造型也以罗马——埃及风格为基准。

在罗马,埃及式的庄严肃穆转变成庞贝式的滑稽有趣。象形文字、方尖塔、眼镜蛇、金字塔、狮子、鳄鱼等具有埃及特征的图案以及埃及家具都作为装饰被人们所使用。狮身人面像也失去了它们僧侣似的泰然处世的态度而变得易惊易变。埃及礼拜形式的引入鼓励罗马人采用埃及风格的装饰主题。出自位于庞贝古城的伊希斯(Isis)神庙的著名的家具产品——三角桌的装饰就混合采用了希腊风格和同时又对神庙墙面进行装饰的狮身人面像。而且与伊希斯女神相关的顶端有拱形的三角墙和三角楣饰最终也成为西方建筑和家具设计中常见的装饰主题。
公元641年,埃及纳入伊斯兰帝国致使其与西方隔绝上千年。历史发展造成的神秘感导致了一段传奇故事的产生,就如同中国和日本一样。已扎根于罗马的罗马——埃及装饰主题从帝国的衰败中幸存了下来并成为欧洲多样性文艺复兴中的一部分。而且,作为罗马式宝座装饰要素的狮身人面像和狮子的造型也以罗马——埃及风格为基准。

家具史狮身人面像.jpg

1、从文艺复兴到1790年西方的埃及装饰主题

文艺复兴时期的建筑师、艺术家和手工艺者皆对罗马——埃及式的装饰主题表现出浓厚的兴趣。艺术家们想从各种各样的事物中获得埃及和罗马——埃及式的装饰主题,例如方尖塔、大型雕塑等等。

罗马——埃及风格的主题图形——狮身人面像、男像柱、方尖塔、金字塔(这里指的是位于罗马的Cestius金字塔),以及三角墙等常常出现在文艺复兴的建筑和花园内外,而且这些装饰主题同时也被人们应用于家具设计中。瓦萨里(Vasari)曾为佛罗伦萨大公设计过一款由狮身人面像支撑的桌子。这些类型的装饰主题在文艺复兴时期运用面广泛并逐渐延续到18、19世纪。方尖塔经过很好的装饰常作为一种构图成分出现在17世纪橱柜的顶部。而狮身人面像是始终不变的一种家具装饰成分。17世纪意大利的狮身人面像还保持着某些罗马式的庄严肃穆;英国帕拉第奥式的狮身人面像常常态度温和而无过多表情;“洛可可新古典”式的狮身人面像则虚饰浮华。

菲利浦·朱利安(Philippe Jullian)称“埃及是新古典主义的中国”,这是对家具发展的一种极其中肯深入的理解。只有当新古典主义拉直了桌椅的腿,提供了大量的结构形式。并增加了设计作品的重量才能令埃及风格的家具在材料与风格之间再造一种埃及式的平衡。当时曾有人认为只有身处埃及才能获得真正的事实与品味的一致。然而1600年到1750间,这种历史背景发生了改变:提供给文艺复兴设计师的罗马——埃及式装饰素材也因仿制品极好地保持了古埃及的纯粹性而得到逐渐补充。

毕拉奈西(Piranesi)在其著名的设计作品—位于罗马的Inglese咖啡馆中表现了一些非罗马式的埃及装饰主题。鳄鱼、狮身人面、象形文字、圣甲虫、男像柱、金字塔和极具重量的石块都被他以一种奇特且富有想象力的方式(埃及式的石化的奇异风格)陈列融合。毕拉奈西严肃地看待埃及艺术,然而他富有想象力的埃及风格的设计作品很快就被埃及式的“考古”家具所替代。此后,直到19世纪初多米尼格·威凡特·狄农(Dominigue Vivant Denon,1741-1825)作品(提供了为数众多的真正的埃及家具的图例说明)的发表,新古典式埃及风格的古典家具形式才用上了毕拉奈西的埃及装饰原则。毕拉奈西的影响一直持续到下一个世纪。

2、19世纪初期的埃及风格

狄农伴随拿破仑来到埃及,并于1802年出版了《埃及旅行》(《Voyage dans la Basse Haute Egypt》)。狄农的作品所表达的情感与当时被人称作“mania”的对埃及的浓烈兴趣刚好一致。在英国和法国,爱国主义提高了人们对埃及风格仿制品的热情。

受狄农古埃及思想品味的影响,雅各布·达斯马尔特(Jacob Desmalter) 于1803至1813年间用红木和镀金的铜制造了一款椅子。这款椅子的设计参照了古埃及长椅和形似动物的椅子造型。椅子上的狮子造型在很大程度上模仿了埃及狮子的特征,就像赫尔威(Herve)的椅子广泛模仿猎鹰的造型一样。从上弯曲向上延伸到椅背的装饰风格也源自埃及艺术的传统羽饰。狄农还拥有一款华丽的钱柜。毕奈斯(M-G·Biennais)于1809-1819年对其进行了镶银装饰。此钱柜的设计构思也得益于形似埃及塔门及墙[图37]的古埃及食橱造型。这款钱柜很可能由派舍尔(Percier,狄农的竞争对手)设计并制作,使用的是1790年代初期的底座。

托马斯·霍普(Thomas Hope) 向派舍尔和方丹(Fontaine)购买家具,并获得狄农扶手椅的仿制品用来装饰其乡村别墅——Deepdene。霍普在他的房屋内部装饰和家具设计中大量运用了埃及和希腊两种不同的装饰主线,很明显,他想借此唤起古希腊与古埃及之间的联系。毕拉奈西的精神在霍普的椅子中得到充分体现。椅腿用圣甲虫图形装饰,而侧面用上了蝎子图形;椅子的靠背和后椅腿受到klismos 椅的影响,而前腿包含了古希腊涡卷形装饰主题毕德迈尔式家具极具品味地运用了埃及装饰主题;它们自然而然地采用了浪漫古典主义平实而厚重的建筑形式,设计精美细腻。例如一款由丹麦橱柜设计大师约翰·乌拜(Johan Udbye)设计的桦木橱柜就用上了厚重的带有象形文字的黑色方尖塔作为装饰要素。

3、9世纪中期的埃及风格

1840年后英国的一些设计先驱对古埃及艺术产生了兴趣[乔治·菲利浦(George Philips)1839年出版了一本带有彩色埃及家具插图的资料丰富的书]。大英博物馆内收藏了一些由探险家贝尔佐尼(Belzoni)于1818-1821年间广泛收集的埃及艺术品。当时埃及仿造品,包括一些精美的埃及雕塑被大英博物馆的专家权威们拒称为“艺术”。到1856年,欧文·琼斯 (Owen Jones)发表了关于装饰的很有影响力的书,书中为拼命寻找无污染的艺术风格的维多利亚女王时期的英国人展示了埃及艺术一种另类的美。去过埃及的琼斯称,“与埃及人在一起感觉不到任何外来的影响,埃及人从大自然中汲取灵感……因此埃及装饰虽传统但自始自终都是真实的,我们斗胆去呼吁一种埃及风格,虽然古老,但我们必须制定一种真正的艺术风格,最完美的艺术风格”。

1855-1857年,也就是琼斯著作出版的那段时间,拉菲尔前派(Pre-Raphaelite)画家威廉·霍尔曼·亨特(William Holman Hunt)设计了一款“考古型”埃及风格的椅子,此椅由Crace公司利用红木和枫木加上乌木和象牙镶嵌制作而成。亨特认为他参与了一场由画家和博物馆倡导的家具设计革命,“当我决定装修新屋子时,我会尽量地避免使用平常那些俗套的家具,”而是基于大英博物馆内的一款埃及凳,将其视为一件美丽长存的家具作品来进行设计。醉心于埃及椅的福特·马多克斯·布朗(Ford Madox Brown)指定了一位木匠专门为其制作具有埃及风格的家具。布朗的“埃及”椅集埃及的风格与英国本土的梯式靠背椅而成。克里斯托弗·德莱塞尔(Christopher Dresser)从欧文·琼斯那里了解到很多关于埃及的装饰风格,他使得埃及家具能够轻松地走进中产阶级住宅内,例如,大约1870年设计的一款简易的英式凳就被漆上了琼斯于1856年出版的书中所提及的类似的装饰。而另一款美观华丽的衣柜完全采用了埃及装饰,其中包括象形文字、莲饰以及从埃及一本书《死者名册》中收录的绘画作品。这类“学院式”埃及家具并非折衷因素的产物。一款可能由美国的鲍提尔(Pottier)和斯提姆斯(Stymus) 设计的桌子精巧地将古代和巴洛克式的装饰融合在一起。其大部分采用埃及风格,只是在桌腿部分借鉴于罗马家具。

4、“美学”和19世纪后期的埃及家具

自19世纪中期以来,家具设计师们日益地通过精细的方式采用埃及的形式和装饰风格以达到隐藏,这一点与那种“考古”型的家具在设计手法上截然不同,例如“底比斯凳”(Thebes stool)。譬如说,埃及椅中常见的内部带有角度的椅背在希腊或罗马家具中就很少见,因此这成为西方家具设计师多年以来忽视的细节问题。1861-1862年由菲利浦·韦伯(Philip Webb)设计,由莫里斯(Morris)公司生产的一款扶手椅具有一定倾斜角度的椅背,并由斜杆支撑,椅子表面漆成乌木色等,可以说这些特征都属于“埃及式”,而它们统统被运用到当时流行的英国本土风格椅的装饰中来。

戈德温在他的设计草图中运用了埃及式的带有角度的靠背,并将这种风格在他1885年设计的“希腊”椅中加以实现。戈德温以一种新颖独特的设计原则和手法将希腊与埃及的装饰细部结合:他设计的椅子被漆成乌木色同时直接采用了斜靠背,而这种风格的椅背具有夸张的高度。这件作品被冠以“英式埃及风格”。戈德温深具魅力的许多轻型桌子作品也表现出埃及式的拐角和埃及造型风格。

麦金托什设计的家具充分显示出他自己对古埃及设计风格的崇尚。例如,麦金托什在他关于格拉斯哥英格拉姆茶室的装饰草图中表现出他对埃及装饰主题的运用,如塔门式的门口,凹弧饰檐等等。埃及风格对麦金托什的影响还表现在他于1904-1906年为Hill 屋设计的橡木厅椅上,这款椅子的倾斜椅背一直延伸到后椅腿的横木再往下接近地面的位置。麦金托什设计的椅子经常带有极度夸张的高椅背和方形装饰。他的设计运用了特殊的三维装饰图形,这些装饰风格与新艺术的流动性图形、线条装饰风格毫无瓜葛,而是起源于埃及式的装饰图形。譬如说,在埃及艺术中常可以见到装饰图样是带有极长、纤细和完全垂直的茎干的莲花、花蕾或其它装饰成分。麦金托什将莲花或花蕾的这种长茎的装饰抽象地运用到他的椅子设计当中。

弗兰克·劳埃德·赖特认为应“严格地运用水平和垂直结构来支撑带有一定角度的椅背”。对赖特有着一定影响的1890年代的芝加哥建筑界的现代主义潮流本身也受到埃及设计风格的感染。赖特设计的椅子与古埃及椅存在着相似之处恐怕也不只是巧合。里特维尔德(1917年至1918年设计椅子的原则与赖特相近,他的椅子也可能是埃及风格的回想。古埃及的“民间”椅引导着里特维尔德朝着非个人化的永恒发展。埃及装饰风格对芬·居尔(Finn Juhl)产生的影响也有目共睹,就像他1949年设计的“埃及椅”所阐明的那样。居尔于1949年设计的一款由柚木和牛皮皮革制成的扶手椅就结合了埃及、工艺美术和其它不同的风格。

标签: 文艺复兴 埃及
家具迷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