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知识 > 家具文化

家具史之德国毕德迈尔式家具

来源:家具迷 发布时间:2013-02-20 浏览次数:
导读:
毕德迈尔式家具排除了豪华贵族式装饰,具备实用功能,给人一种简朴、诚挚的感觉,适应了中产阶级日常生活的需求。用材以山毛榉为主,不用桃花心木及青铜镀金等高贵材料。

18世纪下半叶,德国的经济获得恢复,逐渐强大的资产阶级为了建立统一的国内市场,反对祖国的四分五裂状态,在拿破仑战争的冲击下,诸侯国经过兼并,数量大大减少。1815年,在维也纳会议上重新划定的欧洲版图上,德国仍是由39个州组成的松散德意志联邦。庞贝和赫库兰尼姆的发掘同样引起了德国人的兴趣,德国在此时也开始了古典复兴的热潮。

19世纪初,德国的柏林宫和香布伦宫等许多宫殿的国事大厅,都模仿法国的帝政式作了改装。而在家具上,毕德迈尔式(Biedermier Style)逐步代替了帝政式。毕德迈尔式家具是奥地利和德国的一些州制作的简单而吸引人的帝政式风格的另一种延续,这一风格的名称是从一个可笑的商标名变来,并且得到了社会的接受。毕德迈尔是两位喜剧演员名字的结合体,毕德曼(Biedermann)和布麦尔迈尔(Bummelemeier),他们代表了资产阶级自我满足的庸俗观。不仅是中产阶级被拿破伦的战争弄贫困了,宫廷也同样缺钱。所有王室建筑被停止建造;奥地利皇帝自己采用并鼓励一种简单的生活方式,简单的家庭生活的美德得到了颂扬和提倡。毕德迈尔家具比较亲切和随意的风格充分地适合了这一形势的需求,它将舒适放在首位,不主张铺张奢华之风。帝政式的柔软化也导致了一种更加随意性的室内布置。房间很少陈设,家具的种类也很少,高背带垫的沙发是主要的家具,一张圆桌和几张椅子,长而简单的镜子和19世纪家庭生活象征的钢琴,这些就是客厅里的主要布置了。伴随这种新的非正式的陈设出现了花卉、屏风、工作桌和各种小的装饰品。青铜浇铸没有了,淡色木材如枫木、樱桃木和榉木等,总称为“明亮的木材”受到了人们的喜爱,特别是在奥地利。大多数欧洲国家生产它们自己的毕德迈尔式家具,如果没有其它影响的话,这很可能是一种新功能主义登台的良机。作为对新古典主义的戒律习俗的一种反应,或许是对越来越多的机械化和科学进步的反应,一种浪漫主义的复兴开始传遍了整个欧洲,并提倡回归过去的风格。在奥地利,有一种洛可可风格的复兴,在法国,哥特风格后是16世纪、17世纪和18世纪风格的回归。

19世纪奥地利毕德迈尔式Biedermier Style桃花心木书桌家具.jpg

19世纪奥地利毕德迈尔式Biedermier Style桃花心木书桌家具2.jpg

19世纪奥地利维也纳毕德迈尔式桃花心木书桌

1830年后,毕德迈尔式家具已被人们普遍接受了,它以其淡淡的古典韵味诠释出轻松、舒适、简朴、诚挚的感觉,由此向现代化迈出了犹犹豫豫的一步。它以浅色的国产木材,如白桦木、樱桃木、梨木、苹果木、枫木和水曲柳做基材,注重家具的实用性和造型,注重整体感,而不加多余的装饰(这一点在毕德迈尔式的衣箱、大型秘书桌和衣柜上都有所体现),雕刻的椅子和沙发都用马鬃软包、印花棉布、斜纹布和以天鹅、鹰头狮身羽兽、羊角和本地的花卉、水果等图案为题材的优雅装饰,使得家具呈现出平实、质朴的亲切感,大受市民阶层的欢迎。1840年前后,哥特式的一些形式被加到装饰内容中,由此大受中产阶级喜爱。

毕德迈尔式家具排除了豪华贵族式装饰,具备实用功能,给人一种简朴、诚挚的感觉,适应了中产阶级日常生活的需求。用材以山毛榉为主,不用桃花心木及青铜镀金等高贵材料。它在当时不仅流行于德国和奥地利的市民阶层,同时对英国的伦敦也产生了较大影响。

活跃于柏林的古典主义建筑家辛克尔(Sehinkel,1781-1841),他的作品充分表现了毕德迈尔式的特点,既无英国摄政式的纤细,又无法国帝政式之豪华,而是极为重视家具的功能设计。另一方面,伦琴在德国新维德(Neuwied)建立了最大的家具厂,仍在大量制作帝政式的桃花心木家具,供给柏林的宫殿府邸。他的许多门徒在技艺成熟后都成为著名家具师。在19世纪后期,毕德迈尔式家具已深深地扎根于德国和奥地利中产阶段生活中,家具呈现出平实、质朴。

标签: 德国 洛可可
家具迷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