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知识 > 家具文化

皖南古民居家具的象征主义

来源:家具迷 发布时间:2013-01-06 浏览次数:
导读:
民居是皖南古村落里极具个性特征的一种建筑形式,它以粉墙、黛瓦和起伏跌宕的马头墙为特色,形成了一种动人心魄的魅力,别具一格的风貌展现了中华民族建筑文化的底蕴。民居中的家具是民居文化不可或缺的载体。

民居是皖南古村落里极具个性特征的一种建筑形式,它以粉墙、黛瓦和起伏跌宕的马头墙为特色,形成了一种动人心魄的魅力,别具一格的风貌展现了中华民族建筑文化的底蕴。民居中的家具是民居文化不可或缺的载体。笔者在对宏村和西递实地调查的基础上,试图从象征主义审美意义的角度分析其文化内涵,理解传统民居家具的文化艺术。传统民居反映普通大众阶层最为直接的精神愿望,体现的是较为固定,世俗的象征文化。

象征主义与中国传统文化

“象征”文化在中国传统文化中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这是由中国人最基本的思维方式决定的。中国人善于联想,善于排列对比,善于把自然现象与人类和社会相关联,这种关联思维从而创造了整齐、博大、复杂的深层象征文化系统。古语“象生于意,忘象求意”,在哲学上就是“五行” 推理和“八卦”的推理,在理论本质上是一种抽象思维,在表述上采用了形象化、模糊化的基本手段,在艺术上,表现为不刻意形象逼真,追求象中之神,体现艺术性和寓意性的完美结合。

象——中国古代设计思想的核心。通过汉字之“象”和易“象”的分析可知,这两种象都是一种符号,是中国文化中两种最重要的生命符号。在二者的影响下,产生了中国独特的重“象”的文化传统,形成了一套以“象”为中心的思维方式、认识方式、抒情方式等,这就必然反映在设计艺术的创造中。

中国艺术(包括家具)中的装饰题材都具有象征意义的内涵。中国传统器物“物必饰图,图必有意”,纹饰的产生几乎是伴随着造物的诞生而发展起来的。在人类社会文字记事不发达或巫术、宗教极为盛行之时,纹样的象征性可以说是纹样的内在属性。皖南民居的家具艺术中的象征意义在象征体系中属于表达性象征,主要是象征表达人的各种观念。

传统观念系统在民居家具中的象征表达

皖南民居家具从形制、装饰到布局,都闪耀着象征主义的光彩,充溢着浓厚的民间气息和民族艺术特色。表达了通过建筑装饰与家族内部建立一种对话关系。对话主题包括自己的价值趋向、家庭的梦想、家族的祈盼愿望等,表达着设计者、制造者和使用者的哲学观念、礼制观念、生殖观念和生存观念,传递着一种纯真、舒畅、清新、雅致的审美情趣。

崇尚自然、天、社会与人的和谐发展——哲学观念的象征表达

中国古代哲学追求与宇宙和谐统一,这一思想是传统哲学文化“天人合一”观的重要内容。周易提出了象天法地的方法论。中国的传统家具采用质朴的原木,原木体现着人与自然环境融为一体,互为平衡和交融。中国传统装饰则从图形符号美与内涵美的角度出发,以造型的形式表达它们之间的象征意义与和谐关系,这一现象也体现在民居家具上。

首先,民居里家具的形制和布局排列严格讲究左右对称。中国人古宇宙观“地方”的观点一方面是指一个方形平面,另一方面是指所有对宇宙的看法都是基于一个个体的中心点上。所以讲究“中央”、对称,从美学角度讲也易取得和谐之感,在心理上暗示为“+”,表示每个人脚下可分为四个方向,老子所说“大象无为”、“大方无隅”即表达这种观念。

其次,天圆地方的宇宙形态即是“天道圆,地道方”的精神象征。以民宅里的圈椅为例,整体造型在考虑功能的基础上,把后背椅和扶手连成一体,给人的印象即天圆地方的宇宙图式。装饰部件的轮廓也讲究方中有圆,圆中有方。在民居中的传统家具里,条案的券口和腿足组成的平面图、椅子的搭脑与椅面、壶门与腿足和相关附件构成的平面图都有这种相似的手法。另外,太极图、八卦图、日月神象等这些宇宙符号或图象在民居家具的五金配件的装饰中常见,在家具装饰造型上也有体现。太极图即阴阳图,是黑白鱼形纹组成的圆形图案。太极为原始混沌之气,是万物万象的根源,太极图形象化地表达了阴阳轮转、相辅相成这一万物生长变化的哲理。
宣扬儒家思想和伦理——礼制观念的象征

儒家最注重个人的自我德性修养。追求人格化的完美,而以德性修养为之本。家具中常有“梅、兰、竹、菊”四君子作为装饰题材来象征不同精神特征。中国传统文化将这种思想赋予对象以象征意义,凤凰鸡就是典型的化身。因此,民居家具装饰纹样有“鸡王镇宅”、“金鸡报晓”、“功名富贵”等,对儒家的“仁、智、勇”作了形象化的诠释。除了凤凰鸡之外,民居家具在装饰形象意义上还赋予其他对象以各自多侧面的德:如智勇双全的虎,体魄强健的狮,还有雄飞千里的鹰等。

儒家思想的礼制观念中“礼”的精神是秩充、和谐。其核心内容为宗法和等级制度。礼制思想提倡父慈子孝、兄友弟恭、夫义妇随、男女有别、宾主有异的社会秩序与人伦和谐。民居的家具从形制到布局,体现着这种尊长有序的思想。古徽州的家具布局除了男主人的会客厅,女主人有女主人的会客厅、闺房等为了防止会客时家人穿堂过室,民居厅堂里高背太师椅也是和一定的等观念、正襟危坐之类的道德观念结合在一起的,它所要体现的是科学上之上的伦理价值观念。

另外,儒家讲求为人处事的法度,“中庸”为之道。民居家具的色彩朴素,正是颜色使人心平气和,“和为善”的思想表达,装饰题材 中常有麒麟,一方面作为一种瑞兽来象征吉祥,另一方面是指麒麟的形象,因为麟角刚柔并济,“武备而不用,否则锋芒毕露“。装饰中的常有二十四孝、二十八贤等历史人物故事情节,含蓄的说教之中也是对儒家礼制文化的象征表达。

希冀子孙繁衍生息——生殖观念的象征

远古的人们从自然的性意识发展为性崇拜和生殖崇拜,在本质上,是为了祈祷繁殖与丰收。《礼记•礼运》曰:“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生殖崇拜文化对中国传统文化有着重要的影响,道家的思想源于远古的女性崇拜,《老子》:“玄吡之门,是谓天地根。”而儒家哲学原则源于男性生殖崇拜,孟子云“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中国传统哲学的阴阳二元论和太极一元论也是生殖崇拜文化。

随着生活体验的积累,性感知超越了原始的粗俗观念,向广义、多元的方向发展,导致性象形物、符号、象征物的产生。进入封建社会以后,中国体现生殖崇拜的装饰纹样被纳入以儒家思想为代表的伦理道德体系,天道与人道合一,生理与心理换位,伦理性、文化性、审美性得到加强,体现了中国生殖性纹样独特的观念和风格。

首先,将性欲移位为“爱”,另外,将生殖移位为“孝”,从而使生儿育女的一般生殖现象上升到社会道德的高度。爱情、婚姻关系是社会秩序的保证,子孙兴旺是家族昌盛的标志,人丁兴旺,世代绵延通常成为家庭生活幸福的标志,家具装饰图案纹样中多用石榴、葫芦象征多子。作为一种载体,装饰纹样兼容了性与美,其审美意义也就是多方面的。从内容上看,更具人情味。凤戏牡丹、鸳鸯荷花等再没有原始的粗俗和直率。从形式上看,更具有典雅性。如凤凰鸡,借完美的形式和祥瑞的含义来象征未来的幸福。纹样中的并蒂莲、连理枝等象征两情的难分难解,在形象上,则充分体现了高雅、优美的特色。从色彩上看,更具吉庆感。常见性纹样的代表色——红色。中国民俗婚礼仪式习惯使用大红色,有意无意地暗示着性的本质。民居家具中最典型的就是婚床,以红色为主,颜色鲜艳,床围四周刻有各种各样的图案:麒麟送子象征早生贵子,葫芦图案象征子嗣昌盛。

满顶床是皖南传统床具。因为床顶、床后和床头均用木板围成,故称“满顶床”。床柱多用榧木制作,因为榧数年之花果同树而生,象征“四代同堂”和“五世昌盛”。床板常用7块,寓“五男二女”之意。床的正面,雕饰较为讲究,左右两侧一般雕饰为“丹凤朝阳”,上牙板雕为“双龙戏珠”。床周兰板一般均雕有“碟恋花”、“凤凰戏牡丹”、“松鼠与葡萄”、“鸳鸯戏水”等精美图案。

莲与鸟:“莲”喻女性,“鸟”喻男性。这样的纹样有:鹭鸶闹莲、鹭鸶探莲、鹭鸶卧莲、双鸟闹莲等,与“鱼戏莲”同义,将“鱼钻莲”和“莲生子”组合在一幅画面,如“鱼钻莲,莲生子”。另外还有许多这类组合纹样如娃娃鱼、娃娃抱鱼等。这些都是民间以生殖崇拜为主题的艺术表现形式,十分巧妙地将物与物结合,其象征意义也显而易见。

祈吉避害——生存观念的象征

中国象征文化所隐含的象征意蕴丰富多彩,但其所指涉的对象都与人类心灵中趋吉避害的生存意识有着直接或间接的关系。求福求喜求吉祥,是我们中华民族一种普遍的心理诉求,也是质朴的文化生态。这种心理沿袭了图腾和宗教崇拜,与自然物结合以寄托情怀和慰藉。求吉心理即尊重别人,又希望得到别人的尊重,表现为利地他性,是一种共谐关系。吉祥题材在民间造物中一用几百年,有着惊人的稳定性。

在民居家具中,象征祈求幸福平安吉利意义的装饰题材有以下几种:龙凤题材、花卉题材、几何纹题材、神话故事题材和其他吉祥图案。这些题材作为一种象征符号与它所蕴含水的象征意义之间有多种连接方式,本文就从谐音、形式和功能三个方面来探讨其象征表达意义。

1、谐音象征

汉语的同音字很多,这为通过谐音的途径造就吉祥物,以各种活动象征吉祥祝福意义创造了方便条件。如鹿(禄)、蝙蝠(福)、花瓶(平安)、鱼(余)、莲(连)、笙(升)、峰猴(封侯),以福、禄、寿三星象征福、禄 寿,以蝙蝠象征“福”,鹿象征“禄”,并以仙鹤、寿桃象征长“长寿”;“红枣”与“荔枝”组合,谐指“早利”,即“早早得利”,这些题材在民居家具的装饰上非常普遍几乎无处不谐喻。

如意,系指一种器物,柄端作手指形,可如人意,随佛教从印度传入我国(梵语“阿那律”之意)。民间按如意形做成如意纹样,谐喻“称心如意”。在图案造型上如意的端头多为心形、灵芝形、云形,把如意如花瓶组合象征平安如意是皖南民居家具部件装饰中最常见的手法,多见于椅背和床的围板。

2、形式象征

形式象征指人们根据特定事物在外形、属性、特点方面显现出来的特征,与自期望获得的健康幸福平安进行类比推理,来建立象征连接,使之产生期望中的结果。例如:龟兽象征长寿,鸳鸯、双飞燕象征恩爱,牡丹象征富丽华贵、石榴象征多子,浮萍象征淡泊,岁寒三友象征高洁不屈,这都属于人们利用象征思维来进行类比联想的结果。古人诗句“年瑞人欢花解语,春融蝶舞鸟知音”,故在装饰中蝴蝶也被用来象征春光美景。

符号的象征性不仅在形式上使人产生视觉联想,更为重要的是它在思维上蕴涵象征的意义,能唤起人们的联想,进而产生移情达到情感的共呜。在民居家具中最常见的是一些连续性几何图案,有:回纹、“卍”字寓意吉祥、与其它吉祥物组合成“万年如意”、“万代长春”等吉祥图案,象征幸福永存。龟背纹象征长寿,盘长喻意福寿绵长。

3、功能象征

功能象征在民居家具中最常见的是驱邪禳灾的象征意义。象征驱邪禳灾内容一般是仙界和佛国人物、动物,如蟠桃盛会、麻姑献寿等,床的栏杆上雕有玉兔,兔子在中国传统文化中与月中嫦娥相伴,为仙界动物,有吉祥之意。有以暗八仙和佛八宝为题材,这些祥瑞图案象征着对全家安康吉利的保佑。在民居的靠背椅中出现较多暗八仙的雕刻图案。

民居的客厅中央都有一张可开可合的圆桌,当其合并时,称为“团圆桌”,当其分开时,称为“半月桌”。古时徽商经常出门在外,若其男性朋友来访,见到“半月桌”得知男主人不在家,由于古代讲究“男女授受不亲”,他们就离开了,若见到的是“团圆桌”就意味着男主人已归,可以入书室拜访,故这种圆桌因其功能上的象征意义被称为“最早的信息工具”。

结论

象征主义是一个大题目,其内容丰富多彩,涉及面十分广泛,中国传统文化源远流长,博大精深。民居建筑与宫廷建筑艺术是我国传统建筑中两个相辅相成、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宫廷建筑影响民间建筑,并从民间建筑中汲取丰富的营养,才使自己不致僵化,才能保持其青春和生命力。作为一种文化形态,皖南民居家具其物质实体被赋予了“文化”的意味,并通过图像的、空间的、环境的、序列的方式表达了人们的需求、价值与情感。

传统设计语言的意义在于启迪和发展现代思维。研究皖南民居家具艺术的象征主义有助于理解传统亿间家具艺术,并深刻理解家具装饰对表达文化所起的重要作用,从中汲取有益营养,融古今文化于现代家具设计中。
 

标签: 古代家具 安徽
家具迷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