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知识 > 家具文化

中国古典家具蒙古族家具

来源:家具迷 发布时间:2012-12-19 浏览次数:
导读:
蒙古族家具中国家具主要是木质家具。蒙古族古典式的家具是在宋、辽、金家具形式基础上逐渐发展起来的,并具有浓郁的民族风格和特色,同时突出木材自身的纹理,造型端庄,制造完美而且实用、坚固。

蒙古族家具中国家具主要是木质家具。蒙古族古典式的家具是在宋、辽、金家具形式基础上逐渐发展起来的,并具有浓郁的民族风格和特色,同时突出木材自身的纹理,造型端庄,制造完美而且实用、坚固。家具所用材质多为桦木,因桦木产在辽宁省,用料运输较方便。但也不乏樱木、榆木乃至用硬木等优质木料。

蒙古族家具种类包括椅凳、桌案、床榻、柜架、摆件以及其它日用品类。元朝时蒙古族家具发展到鼎盛时期。半牧半农经济形式的出现,使得家具需求量猛增,更由于蒙古族王公大臣、寺庙喇嘛僧众,大牧主及住在城镇的富商们精神与物质的需求,蒙古式家具逐渐走向用料考究(如已用花梨、铁力木等名贵木材)。并具有了做工明快,挺而有力,浑然天成的时代风格。这时的蒙古族家具与汉文化结合,已成为代表一个时代的中国元朝家具了。

元朝家具在中国家具史上有着承前启后的贡献,它既抛弃以往一贯采用漆饰加工的制作方法,突出了木材纯朴的材质,又体现了人们追求自然的心理,给以后明清家具留下了广阔发展空间。元顺帝曾被誉为“鲁班天子”,看来,一位当政者对某些事物的宠爱,必然是上行下效。

明朝建立后,中原的木器家具发展成“明式家具”,蒙古族家具大体上是处于保守状态,遂与中原家具日渐有别。但是中华民族文化是一个大融体,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民族家具也是如此,既有一脉相承的血源关系,也有春桃秋菊各香一时的特色。

近几百年,蒙古族家具上的浅雕、深雕,形成了“穿、花、过、梗、翻、转叠掖”等特有的民族形式与制造风格,富有韵味并辅以镶嵌更增添了许多天然情趣。

蒙古族家具,基本的构造是将主要的构件组成一个基本框架,然后根据所需,装配各种不同的附件,用传统木构件的榫卯接合的方式来结合部件,既具科学性,又显示了线条的魅力。家具中直线与曲线相结合与呼应,加深了层次感,丰富了艺术表现力。

摆件和首饰盒是实用的工艺品,多有用牙雕、骨雕、贝壳镶嵌于上组成各种祥和的图案。如“鱼龙变化”图案,上有一云龙,水中有一鲤鱼,或为一龙首鱼身者,或为一鲤鱼翻腾于龙门之上。传说中有鲤鱼跳龙门的故事,《说文》中载,“龙于春分而登天,秋分于潜渊”,主要表示一种青云得路,变化飞腾之意,还有如三阳开泰等美好图案。这些精工细作的家具应属于艺术品类。

一般牧民家庭中有一些简单些的家具,图案多采用中心突出,四角或四边陪衬,相互照应的技法,这种纹饰的布局给人以既稳健又端庄的视觉效果,也只有蒙古族家具有如此的艺术境界。

上个世纪四十年代,北京广渠门外关厢有一妙觉观世音庙,殿内供奉观世音,佛像前有一核桃木制作的供桌,是插肩榫云头牙子翅头供案。长约3米余,高可过1米,宽在80公分左右。案板下方,云头牙子部位,深雕一鹰一熊作争斗状。据《本草》载:“鹰翼广丈余,能搏虎”。《诗经·小雅》载:“维熊维罴,男子之祥”。(注:罴音琵)因鹰与英同音,熊与雄同音,而以鹰熊寓英雄,二只猛禽凶兽相斗,二勇相争,智者胜,勇者胜,以此来喻比英雄之大智大勇。这件木器上的深雕,气势磅礴,夸张大气,浑然天成,是一件难得的木器艺术品,我们很难再称它为家具了。实可惜因战争关系,庙宇被拆后,巨大的供案下落不明。解放后只把高有丈余的铜铸观音像,由200人抬至城内夕照寺,今日铜观音还在。庙、像、供案皆是元朝建筑和制造。

标签: 内蒙古
家具迷微信